[湖南配資]高管離職股價大跌后 又出萬人裁員計劃的匯豐怎么了?

對銀行員工來說,2019年是殘酷的一年。

  對銀行員工來說,2019年是殘酷的一年。

  受到低利率和經濟疲軟的雙重影響,歐洲各地的銀行在不同程度的裁員。據境外媒體不完全統計,2019年到目前為止,德意志銀行、巴克萊銀行、花旗集團和法國興業銀行(601166,股吧)等總共裁減了6萬多個職位。而這個數字還在繼續增加。

  本周,再次傳出匯豐控股(00005.HK)臨時行政總裁祈耀年(Noel Quinn)計劃全球裁員的消息。據悉,這次裁員是為了削減成本,具體裁員計劃或將于公布第三季度業績時一并宣布。

  高管離職后還有大舉裁員

  英國《金融時報》首先報道了關于裁員的信息,瞬間引爆市場。該報道稱,這家總部位于倫敦的銀行業巨頭計劃出售其法國零售業務。該計劃可能會使匯豐銀行裁減4000至8000名員工,再加上替換人員的減少和整個集團范圍內的精簡計劃,最終可能會導致多達10000人被裁減。

  英國工會聯合會對匯豐銀行這一全球裁員行為表示震驚。匯豐銀行現有員工約23.8萬人,美國聯合官員多米尼克· 胡克(Dominic Hook)也表示,“這樣大規模的裁員需要匯豐銀行做出全面回應以安撫員工。”

  從裁員人數上看,匯豐的這項裁員計劃可以說是多年來在控制成本方面最激進的嘗試。今年8月,為了應對英國退歐的不確定性、貿易沖突和全球經濟下滑,匯豐就曾提出了一項超過4000人的裁員計劃,如今計劃再度升級,將范圍再度擴大的同時,矛頭也指向了高薪的高管職位。

  緣何大舉裁員?匯豐控股2019年中報似乎可以看出端倪,一切都是成本和利潤的權衡。

  中報顯示,上半年,匯豐控股實現列賬基準除稅前利潤124億美元,同比增長15.8%。這其中,亞洲地區貢獻了最主要的利潤——除稅前利潤為97.80億美元,占比為78.8%,2018年這一占比為89.5%。另外,亞洲地區客戶貸款為4736.27億美元,較去年末增加230.82億美元,在總貸款增量中占比近六成。

  事實上,匯豐控股一直十分看重亞洲市場,并將亞洲進入高增長市場渠道列為其戰略優勢,該地區業務經調整后的營收較去年同期增長9%。而存貸業務的增加,也以亞洲地區為主要增長點。

  相比之下,匯豐控股歐洲地區則持續虧損,上半年除稅前利潤為-5.20億美元;2018年、2017年度則分別為-8.15億美元、-18.64億美元。匯豐超過30%的全職員工在歐洲和北美,而在亞洲部分地區卻實現了兩位數的回報率。這也是匯豐控股將法國零售業務剝離的原因之一。

  裁員之外還有高層的人事變動。前任行政總裁范寧(John Flint)于8月5日退任集團行政總裁及董事職位,在任僅18個月的范寧成為匯豐史上任職時間最短的CEO。CEO離職后4日,匯豐集團總經理及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辭職的消息傳出。匯豐相關發言人表示,4個市場的行政總裁將繼續通力合作,共同促進匯豐在大中華區的業務增長。也就是說,大中華區行政總裁一職將不再補缺。

  匯豐集團首席財務官邵偉信(Ewen Stevenson)曾表示,裁員將節省工資成本。范寧的離去,也被解讀為是因其未能按期達成目標,也未能有效控制成本。范寧曾在去年強調,有信心全年可能錄得正數JAWS(即經調整收入高于經調整支出)。然而,由于全球金融市場動蕩,全年JAWS為-1.2%,并未達成計劃目標。

  自8月5日CEO離職的消息公布后,匯豐股價經歷滑鐵盧。對此,匯豐控股早有準備,對每股面值0.5美元的普通股展開回購,總額最多不超過10億美元。這一金額較市場預計的20億美元或以上幾乎腰斬。邵偉信對此解釋稱,由于英國脫歐等帶來不明朗性,需要預留更多資本,但不改變中期用回購抵消以股代息的攤薄效應策略。

  顯然,回購對股價的提振作用并未體現。8月6日,匯豐控股股價跌破60港元,截至10月8日收盤,報58.45港元/股,至今未能“喘過氣”。

  積極管控營業支出及投資開支

  穆迪(Moody’s)在9月早些時候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,2016年至2018年期間,歐洲前20大銀行的成本收益比率基本保持在68%至70%的水平,幾乎沒有任何改善。相比之下,他們的美國同行在效率上有了顯著提高,成本收益比率降低到接近62%。因此,穆迪認為,德國、法國、意大利和英國的銀行在運營利潤率方面落后于美國。

  美國銀行(Bank of America Corp.)的分析師得出結論稱,銀行收入前景已大幅下降,新增貸款需求空間很小,等到公布全年收益之后,各大銀行或將進一步削減成本。

上一篇: [新疆配資]【歐股收盤】歐股收盤上漲 關注英國脫歐和貿易
下一篇: [天津配資平臺]“彈藥”充足 私募瞄準10月行情
黑龙江福彩P62开奖